財經檢索知識庫

st佳電債務重組案例,上市公司債務重組

內容導航:
  • st佳電和st航投今年能摘帽嗎?
  • 2017年ST股中有14家公司扭虧是真的嗎?
  • 五體貼地,求:2005年以后的上市公司虛假財務案例
  • 利用新會計準則 債務重組案例
  • 我國企業債務重組存在的問題及解決的措施
  • Q1:st佳電和st航投今年能摘帽嗎?

    愛摘不摘

    Q2:2017年ST股中有14家公司扭虧是真的嗎?

    *ST佳電1月8日晚發布2017年度業績預告,公司預計2017年實現凈利潤1.05億元至1.45億元。2016年*ST佳電虧損4.37億元。因為訂貨信息減少,同行業價格競爭較為激烈,*ST佳電2015年度、2016年度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此次預計2017年年報業績扭虧為盈,預示著*ST佳電保殼成功在即。

    另一家ST公司也于同一日宣告保殼成功。*ST東海A于1月8日晚公告,公司預計2017年凈利潤約為250萬元至310萬元。此前,公司因2015年、2016年連續兩年虧損,于2017年4月5日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另外,包括*ST重鋼、*ST普林、*ST銳電、*ST沈機等在內的12家ST公司在三季報或2017年度業績預告中宣布扭虧。

    2017年12月下旬,*ST沈機發布2017年業績預告稱,預計2017年全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5000萬元-7000萬元。作為一家重工業企業,2008年開始,*ST沈機的經營業績持續下滑,2012年至去年的5年間,扣非凈利潤連虧五年。

    Q3:五體貼地,求:2005年以后的上市公司虛假財務案例

    2月21日下午,荊州江津路紅苑賓館,天發集團掌門人龔家龍春風得意,滿臉喜色——天發石油上市10周年慶祝大會正在舉行。

    就在龔家龍大力為員工打氣“要把握機遇,克難奮進”之際,幾個穿著制服的人來到會場,迅速將龔家龍帶走。此前還洋溢著喜慶氣氛的會場頓時一片沉寂,大部分人都還沒回過神來。

    “湖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來人,在會場把龔家龍帶走,理由是涉嫌經濟犯罪?!碧彀l集團一位中層干部稱。

    龔家龍被外界稱為“民營油企第一人”,為S*ST天頤(600703)與天發石油(S*ST天發,000670)的實際控制人。同時,他還身兼號稱“民營石油航母”的長聯石油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和全國工商聯石油商會會長,亦是光彩49集團的14名股東之一。

    本報記者多方打探,獲知了天發集團旗下上市公司股權在龔家龍和地方政府之間劃轉的內情,以及相關公司參與重組天發的種種努力。

    龔家龍被帶走

    21日龔家龍被帶走之后,其位于天發集團的辦公室隨即被查封。

    細心人士發現,龔家龍“出事”早有征兆。數日前荊州方面就有傳言,要對天發進行“大動作”。

    知情人士透露,在龔被帶走之前的12月20日,湖北省有關方面召集天發所涉9家債權銀行在武漢開會,協商解決天發債務問題。

    23日上午,天發所有高管被緊急通知參加會議,會上荊州市主管經濟的官員通報了龔家龍被“調查”。

    12月25日,湖北省委統戰部召集光彩事業湖北方面負責人開會,通報龔家龍案相關情況。

    目前,龔家龍涉嫌經濟犯罪的具體情節尚未公布。但有消息人士向本報透露,今年3月份龔即已被有關部門限制出境,且已多次遭遇債權銀行起訴,此次被抓則可能與天發集團侵占旗下上市公司的資金有關。

    另有接近內情的人士透露,龔此次被抓主要原因,可能與涉嫌侵吞國有資產以及操縱股市有關。至于是否與其產權爭端有關,尚不得而知。

    不過,天發集團屢屢挪用其控制的兩家上市公司天頤科技、天發股份資金則是不爭的事實。

    公開信息顯示,天發集團累計拖欠中國銀行湖北省分行、農行荊州分行、建行荊州分行等9家銀行多達29億元貸款未還,天發集團及其附屬子公司資產也已陸續抵押給各家銀行。

    早在數年前,天發危機即已顯現。S*ST天發(2.30,-0.12,-4.96%)2001年、2002年連續虧損,2003年戴帽ST,出現資金鏈斷裂。與此同時,天頤科技也進入ST行列,并因連續四年業績造假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如果不能盡快扭虧,這兩家企業都將被迫在2007年退市。

    而對龔家龍來說,年底清欠已經成了當務之急——今年10月,證監會副主席范福春再次重申年底是清欠大限,否則將對尚未完成清欠的上市公司采取立案稽查、查清主要責任人、督促落實最終清欠方案等三項措施。

    然而,四面楚歌的天發集團依舊回天乏力。湖北五環會計師事務所最新審計表明:天發集團總資產35.3億元,總負債卻超39億元。普華永道完成的報告則稱,天發集團資不抵債已超過10億元。

    今年12月13日,S*ST天發公告稱,其控股股東天發集團占用該公司資金共計1.84億元,但長期虧損導致無力償還,雙方已達成協議,由天發集團及其關聯方以非現金資產1.9689億元抵償對上市公司約1.82億元欠款和277.27萬元資金占用,超額部分將計入該公司資本公積金。

    12月23日,天頤科技發布公告稱,截止到2006年9月30日,天發集團共占用公司資金1.4億元。天發集團以其關聯方荊州木材持有的134,475.45平方米工業用地作價2250萬元,作為對天頤科技以資抵債的資產。

    不過,隨著龔家龍“出事”,上市公司清欠將如何完成,恐怕已不在龔家龍考慮范圍之內。

    天發產權糾葛

    天發集團陷入今日積重難返的境地,除了資金緊張,一個重要原因是困于產權不清。

    在天發股份上市前的1996年11月18日,由龔家龍發起的“天潤三峽投資基金”經三峽辦和荊州市體改委批準成立,認購對象是天發工會、內部職工以及社會投資者,籌集人民幣4.86億元。

    在人民銀行禁止產業基金之后,龔家龍做了一個特殊的金融安排,就是利用國有的名義登記了一個殼公司,將這筆4.8億借進來,大搞收購兼并。其中包括荊州造紙廠、荊州市第一木材總公司、荊州市化建總公司等等國有企業。

    龔家龍以國有殼公司的名義在荊州投資了一個農業現代化的項目——菜籽油廠,并兼并了活力28集團。

    龔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荊州的國企改革是‘好企業帶壞企業’。我們花了15億收購14家國有企業,安排了將近2萬的職工?!?br/>
    2001年,天發集團收購瀕臨破產邊緣的上市公司活力28。資產重組之后,天發集團將活力28更名為天頤科技。新建120萬噸油菜籽油生產能力,并將生物柴油技術引入菜籽油產業,組建了中國最大的生物石油企業。

    此時天發集團已形成了一個集團兩大上市公司的格局。但他沒有想到,自己貪大求全的戰略構思,使天發集團被國有企業的股權和債務拖入了懸而難決的產權爭端。

    2000 年10月19日,當時一位荊州市副市長主持會議,認定天發集團的股本是由天潤三峽投資基金的投資形成的,荊州市國資局沒有投入資金,根據“誰出資誰擁有產權”的原則,明晰和界定天發集團的產權,變更工商登記,并將天發股份的國有股權轉讓給天發集團工會。

    10月24日,該會議紀要印發并抄送荊州市政府各部門——荊州市政府當初定下了如此的基調。

    但熟悉當年改制內情的人士說,到2004年關于天頤科技的股權出現了變數。起因是這個以菜籽油為主業的企業出現資金困難——產能從十幾萬噸驟升到100萬噸,需要大量的資金。

    在各方斡旋下,最后國家開發銀行決定給6個億的貸款。在困難狀態下突然出現大筆資金的時候,荊州市政府與龔家龍開始了新的“談判”。

    一位參與天發集團重組的人士說,當時政府要求龔將天頤劃給政府,并以天發石油算龔私有作為對等的補償。但龔家龍沒有同意。

    不久之后的2004年10月,荊州市政府出具了一張批文將天發集團持有天頤科技的5429.7萬國有法人股股權轉讓給了荊州市國資委,具體由其所屬的荊州市國有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管理。

    天頤科技產權變更之后,龔家龍統領天發集團石油與農業的二分天下頓時失去了半壁江山。荊州市、湖北省境內的國有銀行紛紛前來催債,內憂外患讓天發集團陷入泥潭,步履維艱。

    幾個月之后,天頤科技陷入停產。本來國開行要給的6億貸款,因為看到幾方股權爭端,也沒有了下文。

    天頤科技自2004年停產后,一直不敢公開披露公司停產,直到今年證監會追查,各種問題才浮出水面。

    曾參與資產重組的和君創業咨詢集團總裁李肅說,天頤科技公司所有能賣的汽車都低價賣了,最后賣的是一批沒開封的農產品加工設備,“一個億買進來,最后200萬給賣了,就用這些錢給職工發工資勉力維持”。

    據稱,2004年天頤被政府收回之后,龔家龍便負氣北上。在北京成立了石油商會,再接著發起成立長聯石油。而集團下屬兩上市公司則依舊深陷泥潭。

    僅僅是天發集團的爛賬就使全荊州成為金融重災區,知情人說,“荊州五大銀行年終經濟考核的時候都沒有獎金,甚至有三四家銀行,總行都不許它放款了?!?br/>
    重組迷霧

    從2005年底開始,荊州當地的銀行就提出要債務重組,工商銀行(5.51,0.30,5.76%)是主席單位,當時就找來了雷曼兄弟公司,后者請李肅做顧問。

    “最初提的一個想法是雷曼把28億債務打折買過來,解脫天發的債務危機。盤活資產后,再找別的公司合作,當時還做了一套方案?!?br/>
    但雷曼進來就要明確,這個股權是誰的?當時政府的意見仍舊是天頤科技屬于政府,天發石油給雷曼重組。但這個國外投資者認為現實中不可能操作——28億的債務兩家公司是交叉的,沒法分。

    隨后,在龔家龍要求政府明確產權的過程中,出現了意見分歧,知情人士說,其中頗多反復。

    此后,光彩49集團也介入其中。光彩49集團計劃用1元的代價分別收購荊州市政府和龔家龍手中的天發集團股權為開局,然后由光彩49集團將天發集團旗下的石油資產、石油運營牌照納入長聯;待光彩49集團接手天發集團后,雷曼兄弟公司將與湖北銀行界商談天發集團的債務重組;債務重組結束后,新疆中基實業股份公司將接盤天發集團旗下天頤科技的資產設備。

    在反復博弈中,龔家龍贏得一個短暫的勝利,2006年9月8日,經荊州市政府及荊州市國資委批復,天發集團的6個子公司股東所持的天發集團股份,一并變更為龔家龍65000萬元股權(持股65%)以及天發集團工會 35000萬元股權(35%)??雌饋?,包括天頤公司股權在內的整個天發,都歸還給了天發集團董事長龔家龍。

    9月28日,天發集團的企業營業執照重新在荊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予以登記,法定代表龔家龍,注冊資本為10億元。

    此后,雷曼兄弟公司進入參與重組,并派普華永道來審計,跟銀行溝通。但好景不長,僅僅兩個月之后,股權又被劃回荊州市國資委,時間是2006年12月7號。

    此后,光彩49和雷曼兄弟公司跟荊州政府再次談判,打算一起接盤。省銀監會還開了一次債權人委員會,商量有關方案。

    12月21日,重組人員跟荊州當地銀行見面,但當天下午,龔被公安部門帶走。
    一、上市公司管理舞弊之原因分析
    所謂“虛假財務報告”,是指財務報告中所揭示的財務會計資訊存在嚴重不實或者財務報告的揭露存在重大遺漏。不同的企業提供虛假財務報告的動機不同,其中最主要的有以下幾個層面:
    1. 股價考量
    若經營高層本身就是大股東或有業績預算的壓力,為了使該公司有更高的股價,進而使自己本身持股市值增加,便有強烈的誘因趨使他對財務報表動手腳,從營業收入開始,不論是毛利率、營業費用、營業利益、業外收益等都有可用來“窗飾“財務報表。此與投資人及分析師長久以來非常重視公司的營業收入成長、毛利率變化、盈余成長及每股盈余等數字上,有十分密切的關系。
    2. 募集資金的考量
    對於有募集資金壓力的公司而言,如何從市場上募得較佳的資金條件,企業的營運獲利狀況,是關鍵性的因素,此乃經營高層要對財務報表作假的另一個重要原因。為了能夠順利地從資本市場上募集到所需要的資金,條件不佳的企業若欲配股或增發新股,就會操縱損益,發布虛假的財務報表。
    3. 經營管理階層之薪酬與公司績效有連帶關系
    企業管理階層之薪酬結構自1990年代發生變化,為獎勵管理階層之經營績效所發放之紅利,從過去之現金紅利制轉變成目前多數公司以股票選擇權作為員工之酬勞。根據統計,企業對於股票選擇權之發放比例在過去十年間成長三倍,其相對應之價值更是驚人,1997年全美前2000大企業所發放之股票選擇權市值約為50億美元,至2000年時,其市值已增加為162億美元,其價值短短三年間就超過三倍。兩岸上市公司的高階經營層通常不會愿意自己因業績不好而下臺,但在經營環境艱困時,作假帳就變成經營層要維持好獲利績效的選擇項目之一。股票選擇權誘使企業管理階層積極創造經營績效以拉抬公司股價,臺灣目前常見的方式包括提早認列未實現收入、隱藏負債、使用其他新穎的會計手法等,以提高公司當年度之盈余。大陸企業目前仍然是以國有企業為主體,上市公司大部分也是由原來的國有企業改制而成,在管理體制上還帶有原來的一些特點,有些經營管理者在上任的當年會希望公司利潤能有大幅上升,從而展現自己的管理能力和績效。亦有部分經理人為達到此種預期,便會著手粉飾財務報告。
    4. 資產重組或合并過程中的需要
    企業的資產重組和合并,往往涉及很多人的利益,為了滿足不同的利益需要,企業通常會藉改制和合并之機制造虛假的財務報告。例如有些上市公司為了維護企業在股票市場的形象,藉合并之名迷惑投資者。
    隨著兩岸證券市場的發展,國家對市場的監管愈來愈趨嚴峻,上市公司發布虛假財務報告所需承擔的風險也逐漸加大,通常必須有很大的誘因,才會促使上市以司挺而走險。
    二、 產生虛假財務報告的原因及理論分析
    由於資訊的提供者與使用者之間存在著資訊不對稱,擁用較多資訊的一方就能夠利用資訊為自己謀利,審計的產生即為了減少資訊的不對稱。美國證管會向來以其透明的資訊揭露、嚴密的會計法規及有效率的執法機構,建置堪稱最具效率之市場規范架構。并於2000年8月訂定「公平揭露規則」 (Regulation Fair Disclosure,簡稱Regulation FD),禁止企業與證券分析師於非公開場合接觸時傳遞有關企業內部之重大未公開訊息。惟Regulation FD之實施仍無法完全解決資訊不對稱之問題,證券分析師於安隆、世界通訊案中,不但獲知企業內部之重大未公開訊息,甚至隱而未告或發布不當之研究報告以誤導投資人。致使投資人質疑證管會是否確有善盡主管機關監督之責。
    產生虛假財務報告的動機,究其主要原因有兩個方面:一是“利益和風險的權衡”決定了企業為什麼做虛假財務報告;二是“資訊不對稱”決定了企業為什麼能夠做虛假財務報告。
    自1990年代全世界五大會計師事務所,開始就替顧客提供管理諮詢服務,即為其查帳客戶同時提供審計與非審計服務。由於管理諮詢服務之公費收入遠較查核業務為高,其潛在之市場讓五大會計師事務所除削價競爭外,對於查帳客戶偏好之會計方法,也漸選擇以默認應對。會計師就此之利益衡量,使獨立性漸受侵蝕。
    企業出具虛假財務報告一旦被查出,其后果是相當嚴重的,可能造成公司經濟利益和社會形象的損害,日后成為被稽查的重點對象,造假者個人的經濟利益損失和法律責任的追究等。盡管如此,仍有企業為追求從而鋌而走險。加諸目前企業內、外部監管不力等因素,企業出具虛假財務報告被稽核的比率相當低,且對舞弊案之懲處力度不大。
    三、 兩岸財務報告造假的主要手法
    大陸有學者針對其上市公司管理舞弊案進行研究 ,本研究更加入近期臺灣的舞弊造假手法加以比較。從理論上來說,舞弊最終乃須透過財務報告表達出來。表一說明了兩岸上市司財務舞弊案的造假手法。
    表中列示的造假手法都是窗飾財務報告的做法。為了滿足不同的目的,會計人員會靈活采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使得財務報告符合管理階層之期望。茲將財務會計實務中,茲將常使用的財報舞弊方式說明如下:
    1. 虛增銷貨收入
    此乃上市公司管理舞弊手法中最常采用的方法。如大陸紅光實業、黎明股份、銀廣夏等,--為了提高凈收益,從而達到配股或分紅等其他目的,管理當局於是透過制造某些虛擬的銷貨業務,從而高估其銷貨收入。
    臺灣2004年爆發的地雷股中,亦有多家上市公司以先設立人頭或空殼公司,再由地雷公司與這些人頭公司進行進貨及銷貨的交易,如此一來,就可「憑空創造」經營階層所要的漂亮營收數字,以近期降為全額交割股的升技為例,根據證交所資料顯示,升技2004年上半年自Top Rise等3家供應商進貨55億元,占總進貨金額之70%,同期間,銷貨至Sunfine等4家公司61億元,占總銷貨金額之71%,其中有高達41億余元無實際通關證明文件,此外,以上所提及7家進貨及銷貨公司都在香港注冊,且住址皆相同,明顯是設立來作虛灌營收的空殼公司。結果,升技2004年前3季的148億營業收入,近15億的稅后凈利及2.41元的每股稅后盈余,絕大部份是造假作出來的。
    2. 虛增應收帳款
    虛增應收帳款可同時虛增銷貨收入。由於會計處理上只要有單據證明銷貨,便可認列營業收入及應收帳款,因此,某些公司為了增加營收,會刻意放寬銷貨政策,例如延長客戶付款期限、給予較多的折讓或利用有關出口貨物優惠政策,虛增收入等,使營業收入在短期間不正常地增加,這對公司的損益表有一定的美化作用。例如,大陸51黎明弊案中,即為了達到虛增收入、利潤的目的,些擬銷貨業務和銷貨對象,不惜虛開銷貨發票,虛增收入。該公司所屬的營銷不能作進項抵扣的普通增值稅發票,虛增主營業務收入2269萬元,而臺灣的博達公司亦利用關系企業制造多起虛擬之交易。
    表一 兩岸上市公司財務舞弊案的造假手法
    虛增銷貨收入 虛增應收帳款 存貨價值的任意調整 會計政策利用 關系人或子公司交易 費用的轉移和調整
    大陸紅光實業舞弊案 ★ ★ ★
    大陸鄭百文舞弊案 ★ ★ ★
    大陸張家界舞弊案 ★
    大陸ST黎明舞弊案 ★ ★ ★ ★ ★
    大陸大東海舞弊案 ★ ★
    大陸銀廣廈舞弊案 ★ ★ ★ ★
    大陸麥科特舞弊案 ★
    臺灣博達舞弊案 ★ ★ ★
    臺灣升技舞弊案 ★ ★ ★
    臺灣皇統舞弊案 ★ ★ ★ ★
    臺灣宏達科舞弊案 ★ ★
    臺灣太電掏空案舞弊案 ★ ★ ★
    臺灣中強電子舞弊案 ★ ★
    1997年度大陸上市公司61.12%的應收帳款是其關系人交易 (見表二),其中與控股公司發生的應收帳款關系人交易達95.29億元,占總額的39.71%,與同屬控股子公司、集團附屬企業和兄弟公司之間發生的應收帳款金額為75.13億元,占總額的31.31%。值得注意的是,大陸上市公司關系人交易中應收帳款金額盈余過大,顯示操蹤現象顯著。
    關系人 交易筆數 交易金額(億元) 所占比例(%)
    直(間)接控股公司 291 95.29 39.71
    從屬控股子公司、集團 145 75.13 31.31
    附屬企業、兄弟公司、子公司 98 26.31 10.96
    聯營、參股公司 207 17.47 7.28
    合資公司 11 25.79 10.74
    小 計 752 239.99 100.00
    資料來源:蔣義宏、魏剛著,「中國上市公司會計與財務問題研究」,東北財經大
    學出版社。
    3. 存貨價值的任意調整
    在銷貨收入不虛增的情況下,“盈余管理”的焦點就著中在成本及費用兩個方面。銷貨成本的調整主要集中在存貨成本的調整,而存貨所包括的層面較廣,設計方法又多,乃為財會人員提供了很多虛擬財報的管道。假若,該產品需求不錯,在通路上的貨品銷售不成問題,對該公司將不會有負面影響,但是,若該產品在通路上出現滯銷的情況,不僅公司未來業績將受影響,之前異常增加的應收帳款,也有可能會變成呆帳,若通路商要求退貨,又是另一筆退貨呆帳,二者皆可能影響公司獲利狀況,臺灣多年前生產電腦顯示器的中強電子,就是因此而關門大吉。
    另外,臺灣2004年中股市最大地雷之一的博達案,自1999年開始,即透過國內外人頭公司,以假買賣的方式做帳達141億元,由於當時手機概念股當紅,博達即大肆宣傳其所生產的砷化鎵未來應用在手機上的商機有多大,成長性有多高,為了圓這個謊,博達透過這些人頭公司,以假銷貨單進行堆貨,在進貨方面,則另外找了7家,自設2家原料供應商配合出貨洗錢,虛灌營收手法的手法與升技案如出一轍。
    大陸部分則有麥科特公司透過偽造進口設備融資租賃合約,虛列固定資產9074萬港元;采用偽造材料和產品的購銷合約、虛開進出口發票、偽造海關印章等手段,虛增收入30118萬港元,虛構成本20798萬港元,虛構利潤9320萬港元。又如例如黎明進出口公司擅自將其本應在「委托發出材料」科目核算的外委加工服裝業務,通過與被委托方對開發票的形式,進行銷貨核算,以虛增888萬元之銷貨收入。
    4. 會計政策利用
    有時上市司也會利用會計變動或會計制度和準則的漏洞來操縱利潤,如改變短期投資處理損益法及會計原則變動等。尤其在新制度剛出爐,具體作法尚未明確規范時,被利用造假的情況最多,如當企業被允許對各種資產提列減損準備時,這類準備就成為調節利潤的主要方法,此外當制度和準則中的某些特殊情況,需要主觀判斷或估計時,也容易被造假者利用,如或有事項的可能性的判斷,企業會根據自己的需要作出是否揭露、如何揭露的決定。所以,在造假方法中,重大事項的故意遺漏也被頻繁地使用。
    5. 關系人或子公司交易
    上市柜公司除了可運用關系人或子公司交易虛灌營收外,亦可與這些關系人或子公司從事財務交易,以達到增加公司獲利或圖利他人之目的。例如:臺灣早期的資產股利用關系人交易買賣農地或山坡地等圖利他人。近年來臺灣的太電掏空案就成為這種財務操作的代表性例子。根據檢方調查,當時太電副總經理及財務長胡洪九,在民國82年到87年間,設立包括「中俊企業」等146家虛擬企業,再以太電為這些公司作擔保,由這些虛擬企業向銀行大筆舉債,得款后將這些款項轉往海外洗錢,再把債務拋給太電,導致太電損失達新臺幣200億元,若折回現值,金額高達400億,大陸部分之關系人交易則絕大部分透過應收帳款產生,如上述之第二點所述。
    6. 費用的轉移和調整
    所謂費用轉移,是指延遲費用與外界第三者(可能是供應商、客戶,也可能是關系人)交易的入帳時間,以增加本期損益。另外,折舊費用的任意調整,資產減損或報廢時機的選擇,也可用來操縱損益。在大陸百文管理舞弊案中,公司上市后三年運用年度截止日前后之收入、費用的操蹤方法,任意沖減成本及費用、費用跨期入帳等手段,以累計虛增利潤約14390萬元。

    Q4:利用新會計準則 債務重組案例

    ST東盛(600771)
    同一控制下的上市公司通過關聯交易的方式產生利潤,“這種手法通俗地說,就是以天價收購以地價入賬?!辟Y深財務專家表示。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ST東盛。來自國金證券(600109行情,愛股,資訊)的研究報告顯示,ST東盛大股東以8.3億元價格以資抵債,而其賬面價值僅1.3億元,這其中,差額7億元計入了資本公積,因此,只要這筆資產賣出
    1.3億元以上的價格,從報表中看來,就產生了利潤,同時資本公積項減少,但實際上,只有賣出8.3億元以上,才能產生利潤。
    ST東盛原名東盛科技,在公司2007年年報中,參與審計的相關會計師事務所為該公司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經其審計確認,公司2007年度股東權益為負值,股票簡稱更名為“ST東盛”。
    公司今年上半年投資收益1857萬元,凈利潤卻僅有531.25萬元,每股收益0.02元,每股凈資產-4.54元;昨收盤價2.71元(5%跌停)。
    ST中福
    ST中福前身為*ST昌源,于2006年4月28日暫停上市,停市時股價0.68元。公司股票于今年4月14日恢復上市,復牌首日最高見8.99元,收盤8.60元,創下暴漲11.6倍的驚人紀錄。
    2008年3月,ST中福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方式以資抵債,向山田林業開發(福建)有限公司定向增發2.58億股,以購買山田林業相關資產。年報顯示,公司2007年度營業收入18.93萬元,為房地產租賃業務收入和物業管理收入,凈利潤卻達3.78億元,每股收益1.29元,凈利潤的主要來源就是債務重組?!斑@樣的交易公允性存在一定問題,操縱利潤變得直接和容易?!睒I內人士分析說。
    浪莎股份
    浪莎股份曾被喻為“牛市第一股”。公司原名*ST長控,經重組后更名浪莎股份。
    公司股票曾因重組而于2006年12月20日開始停牌,停牌時的收盤價為7.80元。4個月后復牌,復牌當天股價最高沖擊85元天價,收盤68.16元,收盤價漲幅達773%。2007年5月30日起更名*ST浪莎,此后經漲漲跌跌,昨日收盤8.83元。
    重組后該公司2007年第一季度實現凈利潤28694.04萬元;每股收益4.73元,同比增長6756.34%。而當期公司的營業收入僅為455.36萬元。
    很明顯,公司盈利大增,主要是因為所豁免的公司債務28536.83萬元,確認為債務重組收益,按照新會計準則,債務重組收益計入公司當期損益。但該部分利潤不會給公司帶來實際的現金收入。
    雖然重組后公司資產負債率恢復到正常水平,又有新東家股改承諾(2008年和2009年若每年實現的凈利潤增長率低于25%,則差額部分將由新東家補足),但公司的實際盈利能力還要經受考驗,公司今年上半年每股收益0.18元。

    Q5:我國企業債務重組存在的問題及解決的措施

    債務重組準則存在的問題
    企業虛列資產,會計報表不真實債務重組準則規定:債權人接受的非現金資產按應收債權的帳面價值加上應支付的相關稅費作為入帳價值。也就是說,在以非現金資產或以債務轉為資本清償債務時,資產的價值一般都低于債務的賬面價值。而債權人按債權的賬面價值入賬,使所接受的資產的價值提高了很多,即在重組日到期末計提資產減值準備期間虛列了資產價值,尤其是當債務的賬面價值遠遠高于非現金資產或股權的實際價值時,債權人大規模虛列資產,容易使報表使用者產生誤解,也不符合謹慎性原則。當然,債權人按債權的賬面價值入賬的前提條件是期末要計提資產減值準備,但由于存貨、固定資產、無形資產等非現金資產缺少相對活躍的市場和公允的市價,以及資產本身價值的不確定性,再加上企業自身的原因,不愿提供真實的會計信息,不愿或完全不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即使短期投資一般有活躍的資本市場,期末也可以通過選擇計提跌準備的方法來達到不提跌價準備的目的,使資產一直處于虛列狀態,導致報表不真實。
    不符合一致性原則債務重組準則規定:債務人以低于債務賬面價值的現金清償債務時,債權人接受的現金資產低于應收債權帳面價值的差額作為損失直接計入當期損益,即計入“營業外支出—債務重組損失”;而債務人以非現金資產清償債務或以債務轉為資本清償債務時,債權人應按應收債權的賬面價值入賬,而不將債權的賬面價值與非現金資產或股權的實際價值的差額作為重組損失,這不符合一致性原則。
    債權人容易操縱利潤當以非現金資產或以債務轉為資本清償債務時,債權人按應收債權的賬面價值入賬,可能為債權人操縱盈余提供新的機會。債權人在重組過程中作出了讓步,發生了重組損失,卻又不能計入債務重組損失,而必須計入資產的價值中,債權人就可能通過其他方法來彌補這個損失。
    沒有考慮資金時間價值的問題債務重組準則規定:如果債權人重組應收債權的賬面價值大于將來應收金額,債權人應將重組應收債權的賬面價值減記至將來應收金額,減記的金額作為當期損失;如果債權人重組應收債權的賬面價值等于或小于將來應收金額,債權人不做賬務處理。那么,在這種重組方式下,債權首先要比較重組債權的賬面價值和修改債務條件后的未來應收金額,來判斷是否進行賬務處理。由于資金都具有時間價值,有可能會出現重組債權的賬面價值小于未來應收金額,卻大于未來應收金額現值的情況,也就是說,債權人實際上是作出了讓步的,發生了重組損失,由于忽略了資金的時間價值而沒有進行賬務處理。
    “重組債權賬面價值”概念的應用問題債務重組準則采用了“重組債權賬面價值”作為債務重組會計事項計量基礎。所謂重組債權賬面價值,是指在重組日應收某項債權的賬面余額減去已計提的壞賬準備后的凈額。事實上,在債務重組中,債務人無論是以何種方式來抵償、清算所欠債務,債權人和債務人之間有關的清算金額、計量基礎都是一致的,都是以彼此相對應的應收、應付賬款余額為結算依據。在這種情況下,除了某些以應收債權換取其他資產等特殊情況以外,需要進行債務重組的應收債權,大多數是時間較長、金額較大的應收賬款,而且都會提取較高比例的壞賬準備,個別的還有可能是全額計提。
    改進債務重組準則的建議
    恢復公允價值公允價值的定義是指“公平交易中,熟悉情況的交易雙方自愿進行資產交換或債務清償的金額”。公允價值會計是指以公允價值作為資產和負債的主要計量屬性的一種會計模式,產生于20世紀80年代的美國?,F在,我國的市場環境和會計人員的素質正在不斷完善和提高,使用公允價值計量將是必然的。公允價值應該是最真實、公允的計量企業的資產和負債,它之所以會被利用來操縱利潤,是因為一些環境和人為的因素。所以,筆者建議債權人對所接受的非現金資產或股權,仍按公允價值入賬,公允價值與重組債權的賬面價值之間的差額確認為債務重組損失。
    引入資金時間價值觀念在不同的時間,資金的價值是不同的,而且資金時間價值對企業的投資、財務管理等都有著重要作用,若忽視資金時間價值可能會給企業帶來很大損失。筆者建議在以修改其他債務條件進行債務重組時,債權人首先要比較重組債權的賬面價值和修改條件后的未來應收金額的現值,若前者大于后者,則將賬面價值減記至未來應收金額的現值,減記的金額確認為當期損失;若前者小于后者,則不做賬務處理。
    使用“重組債權帳面余額”概念在債務重組中有關債權人的會計處理不宜再使用“重組債權賬面價值”這一概念,而應以收債權的賬面余額作為有關重組事項的計量基礎,并以實際結算(收回)的債權金額作為承讓的非現金資產或股權的入賬價值。即某項債權計提壞賬準備是多是少,不會直接關系到該項重組債權賬面余額的大小,從而也就不會影響到在債務重組中根據該項賬面價值計量確定的相關資產項目。
    重組損益的處理對于債權人因減免債務或其他原因而無法收回的應收債權,按有關規定應先沖減已計提的壞賬準備,壞賬準備不足沖抵的,差額作為當期損失;沖抵后壞賬準備仍有余額的應作為以前年度收益,轉入“以前年度損益調整”科目核算。對承讓資產、股權而轉銷的應收債權,其已計提的壞賬準備亦按上述辦法同樣作為以前年度收益處理。筆者認為,既然企業將收不回的應收款項直接記入“管理費用”科目或沖減當期“壞賬準備”科目,那么,債權人在債務重組中作出讓步的部分,其實質也是收不回的債權,也應比照上述作法入賬,即將重組損失計入“管理費用”。

    上一篇:上一篇:為什么漲停的買不進去
    • 評論列表

    發表評論:

    久久九九精品国产免费看小说-在公交车里撞了我八次-四十路の五十路熟女豊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